<nav id="cgyaw"></nav>
<menu id="cgyaw"><nav id="cgyaw"></nav></menu>
  • <nav id="cgyaw"></nav>
  • <nav id="cgyaw"></nav>
  • <nav id="cgyaw"></nav>
  • 歡迎訪問20美文閱讀網

    我們都是好孩子(二)

    作者:20美文網 來源:網絡 時間:2017-05-08 閱讀: 字體:
    廣告位

      四 莫名其妙的夏錦年

      時間過的特別快,我和周圍同學的關系越來越好,尤其是和我的同桌,羅素。他和陶亦憂的關系依舊很好,而陶亦憂,對我越來越關注,甚至在非常漂亮的綜合老師的課上用手表的反光偷看我,結果當然是手表被沒收。

      我似乎察覺到了什么,問羅素:“陶亦憂是不是喜歡我啊?”我問的很小心,而他則哈哈大笑,笑得我莫名其妙。

      一個課間,他不知道去哪了,教室里的同學都在做數學家作,突然一群男生過來了,把我們的座位圍住,為首的是夏錦年,只見他們壞笑著,夏錦年問:“是不是啊?她是不是問了陶亦憂是不是喜歡她?”

      羅素笑著,說:“你問她啊。”

      夏錦年轉過身,看著我,我被這場面嚇著了,點了點頭,他頓時哈哈大笑,邊笑邊說:“我告訴你,這件事是絕對的,哈哈哈哈哈哈”說完就帶著一群男生揚長而去,留下我一個人在原地懵逼。體育委員在外面大喊出來排隊,紀律委員在上面“趕”人出去,夏錦年看了她一眼,說:“陶亦憂喜歡林洛,林洛也喜歡陶亦憂。”說完朝我挑挑眉,走了。我看著紀委那笑嘻嘻的臉龐,徹底崩潰,但是我還是很堅強的走了出去。

      下了體育課,我看了看黑板上我抄的課表,嗯……歷史課,于是開始翻桌肚找歷史書,結果剛剛把右邊的書掏出來,我就看到了我的政治補充習題,我怔住了,羅素看了我一眼,說:“你沒交吧?”

      我看著他,說了句:“嗯。”

      羅素一臉幸災樂禍,說:“快點去交吧。”

      我瞥了他一眼,跑去找夏錦年,夏錦年看了看我,說:“你自己去交嘛。”

      我一臉犯難:“你陪我去嘛……”

      他突然笑了:“為什么要我陪你去?”

      我咬了咬嘴唇,眼中帶笑:“你就說去不去吧。”

      他站起身,似乎有種我賞臉陪你去的拽拽的樣子。半路上他翻了翻我的作業,還不時點評兩句,我就怎么看著他,就這么看著他。到了政治老師辦公室,他讓我在外面等,自己進去,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那你叫我來干嘛……交完作業,我們倆就結伴回去了。結果下午他發政治作業的時候,我發現我沒有發到,下意識的在人群中尋找他,哪知道他也看見了我,說:“你沒有發到啊?”我點點頭,他笑著看了看我,就轉身出了門。過了一會,他回來了,把我的補充習題給了我以后拿起一支筆:“你看看你,也不寫班級,褚老師以為你是23的,放錯了。”說完寫下了“七24”幾個字還給了我,我笑著接過,其實真的很感激。目送他離開以后,發現我同桌笑的如此不懷好意,我撇撇嘴,沒有理他。

      歷史課上課了,走進來一個男老師,年紀大概有五十多歲,微胖,戴著眼鏡。我不禁小聲嘀咕:“這真的是一個很歷史的老師啊……”

      羅素聽到了,也小聲嘀咕:“這比喻,我給滿分啊……”他只讓我們每個同學都說一下自己畢業的學校和名字,沒有上課。

      說完以后,他跟我們說:“你們啊,全是擇校過來的,可能除了泰山和三井的。”

      我在下面不服了,小聲說:“什么嘛,我雖然是三井的,但也是擇校過來的好吧?”

      我同桌看看我,沒說什么,正當我準備給他一個白眼的時候我發現夏錦年隔著四個人外加兩條走廊似乎有什么要對我說,奈何我實在看不懂他的唇語,他說了多少遍我就表示了多少個疑問,最后他一副算了的表情。我轉過頭,才意識他好像是問我有沒有擇校,再轉過去看他的時候他已經在和別人聊天了。其實如果那時候長點腦子,不是那么傻白甜的話,估計早該看出來了。

      一天以后,我們迎來了第一節音樂課,音樂老師是校團支部書記,掌管學校的學生會和各項活動。平日里也是濃妝艷抹,打扮時尚。第一節音樂課,她給我們3分鐘準備時間,然后再按順序上臺介紹自己在音樂方面擅長什么。她剛一下令開始討論,班上就鬧騰起來了,我卻雙手撐著下巴,愁眉苦臉。

      蘇淺轉過來,看看我,說:“洛洛,怎么了啊?”

      我往椅背上一靠:“我在音樂方面真的沒有什么擅長啊……”記得剛開學,我和蘇淺還有另外一個女生一起看課表,我說:“音樂課?我五音不全誒。”

      那個女生立馬說:“我也是,我就是一音樂白癡……”蘇淺也表示非常贊同。

      現在好了,還要上臺說,丟臉丟到全班同學上了。“怎么辦啊?”我一臉無奈的看著羅素和蘇淺,他們也都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要不然我就說沒有什么擅長?”我試探著問他們。

      “你可以試試……”羅素不懷好意的看著我。

      “唉……”我只能長嘆一聲,看情況咯。結果時間一到,音樂老師居然從我們第四組開始輪流上臺。完了完了,怎么辦?我一個勁的在心里想,想著想著就輪到我了。我同桌起身讓我的時候依然看看我,一臉你自己看著辦吧的表情。我斜眼看了看他,深吸一口氣,很無奈的上臺了。

      “大家好,我叫林洛,我,在音樂方面沒什么擅長,謝謝大家。”下面笑聲一片,但我說到最后連頭都不敢抬,居然還能鼓起勇氣看著音樂老師,她雖然一臉笑容,但是貌似有點無奈啊。

      我回到座位,羅素說:“厲害啊,你還真敢這么說。”

      我一下去信心立馬足了,回他:“有什么不敢的啊。”

      結果輪到童言的時候她也這么說,大家笑的更厲害了,音樂老師不禁開口了:“哎我們班有的同學啊,要傳播正能量,像這種負面的能量還是少一點啊。”童言滿臉通紅坐在位置上,我則撇撇嘴,我說都說了,能怎么樣。

      后來蘇淺跟我關系越來越好,她人長得漂亮,性格又活潑,陶亦憂曾說,我們班長得最漂亮的女生是蘇淺,長得最標致的女生是我。那時候我和她天天形影不離,上廁所一起,倒水一起,有什么好東西都一起分享。

      那時候沒有惱人的物理和化學,但是不懂得難是什么的我們卻被數學給弄到幾次崩潰。下課除了玩就是討論數學題,一次,我們被一道大題給弄的一籌莫展,我因有小學的功底在,初一上學期的數學題還是大部分可以思考出來的。于是我想了一會,拉住蘇淺問:“有計算器嗎?”

      她想了一會,跑開了,我繼續看那道題,突然聽見蘇淺大叫:“來來來,計算器!”

      我接過,問她誰的,她一臉笑容:“夏錦年的啊。”

      “哦。”我回答的雖淡,但是已經嗅到了奸情的味道。夏錦年和蘇淺,嘿嘿嘿。此后我發現,夏錦年對蘇淺似乎很不一般。

      一次下課,蘇淺轉過來:“洛洛倒水嗎?”

      我從作業中抬起頭:“嗯,好的。”

      于是拿了水杯站起身,看了看羅素,結果他依然低著頭,但明顯在偷樂,我假裝沒看到,好脾氣的說:“讓一下。”

      結果前面的楊康轉過來:“誒羅素千萬別讓。”我拿起一本書抽過去,他依然笑嘻嘻的。

      沒想到羅素真的不讓,我偏偏頭笑著說:“不讓是吧?”

      楊康此時又轉過來:“不讓!”

      我瞪了他一眼,他卻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我把水杯給蘇淺,踩著羅素椅子下面的一條杠,跨上他的桌子,然后走了一步,一下子跳了下去。然后我頭也不回的拉住蘇淺就往門口拽,蘇淺笑著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在那爆粗口的羅素,挽住我的胳膊,往門外走。

      “等等,我系個鞋帶。”剛剛走到門口,我就發現我的鞋帶開了,于是喊了一聲。結果蘇淺剛準備停下了等我,從外面沖進來的一個人跟蘇淺撞了個滿懷。

      我抬頭,才發現是夏錦年,于是很不客氣的問:“要不要臉,往她身上撞?”我系好鞋帶站起來看著夏錦年一臉復雜的神情,挑挑眉。

      “哪有啊?”他看著我,說。

      “就是要不要臉?”蘇淺翻了個白眼,拉著我走了。

      倒完水回來,羅素很乖的讓了位置,我看著他,說:“看我到了第一組讓不讓你出去。”

      他剛想說話,蘇淺轉過來:“洛洛你有幾個修正帶?”

      我翻了翻筆袋:“只有一個誒。”

      “羅素那你呢?”羅素也表示只有一個。然后我就繼續寫作業了。

      過了一會兒,蘇淺重新坐回椅子上,我看她手上已經多出了一個修正帶,便問她哪來的,她毫不避諱:“夏錦年給我的。”我笑了笑沒說話,但是夏錦年不會喜歡蘇淺吧?對她這么好,我這是發現了什么?

      然而在我確定夏錦年一定是喜歡蘇淺的時候,一次下課,夏錦年再次帶著幾個男生來到我旁邊,拿起我用用過的透明膠卷起的球說:“你是怎么把它卷成一個球的?”

      我有點受寵若驚,愣了一會說:“我就是這么卷的啊。”他笑著離開了,我再次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看著他離開。

      “發生什么了?”我自言自語,一臉莫名其妙。

      五 什么鬼

      一周以后,我們從第四組搬到了第一組。周一班會課上,陳老師宣布了班委改選的消息。班委改選?我一直為沒有當上班長而耿耿于懷,機會來了啊。不過童言也的確努力,雖然會很羞澀。我偷眼看看她,她一臉我看不懂的表情。

      第二天中午吃飯,林冉跑到我旁邊坐下,問:“洛洛你要去競選嗎?”林冉后來當了紀律委員。

      我說:“我是打算去的。”

      “洛洛你要去啊?”童言不知道什么時候過來了。

      “你去嗎?畢竟你是班長。”我看著她,問。

      “我?不想……”童言說的很是羞澀。

      “沒事啦,難道你要放棄這次機會啊?”林冉拍拍她。

      “唉,再說吧,洛洛你是確定要去?”童言轉移了話題。

      我笑著說:“嗯,想去的,但是有點不敢。”

      蘇淺在旁邊說:“你們都去好了,你看你們都那么優秀。”我笑著摸摸她的頭,沒說話。

      班委改選很快來了,我早已下定決心要上臺。而童言一直決定不下來。我是第二個上場的,老師問了我一些問題,很快就下去了。

      本來只有三個人,但是在老師問:“還有嗎”的時候看了看童言,說:“童言你不要上來嗎?難道想放棄這樣一次機會?”童言似乎是被說動了,還是乖乖上去了。結果我們終究沒有童言的票數高,畢竟是陳老師的推薦。

      下課后,我們排隊去上體活課,我雖然心里不舒服,但是很快就沒事了。這時候,夏錦年在隊伍里沖我說:“林洛你沒有當上班長,我好為你惋惜啊。”旁邊的男生在起哄,我則莫名其妙,為什么每次夏錦年的舉動都讓我感到奇怪呢?他居然為我感到惋惜,我都沒難過誒,我不禁笑了。可是很快,所有的莫名其妙都得到了解釋。

      我記得那天是周二,我們排隊去上音樂課。

      突然排我前面的人轉過來,說:“誒,你知道嗎,我們班除了陶亦憂還有一個人喜歡你的。”

      我怔了一下,問:“誰啊?”

      她一臉神秘,說:“你猜猜看呢。”

      我思索了一下,實在不知道,她又說:“他啊,我個人覺得比陶亦憂好,成績又特別好,你好好想想。”

      這時候,我腦中靈光一閃,好像突然變成了福爾摩斯,開始了我的推理。首先,現在的人都很八卦,像陶亦憂喜歡我的事是那群活躍的人告訴我的,也就是說他們先知道的,而且像這種事,也總是班上一群鬧騰的人先知道,其他人才知道。而那個女生,不算太活潑,還有一個男生喜歡我,如果他們都知道肯定會告訴我,可是沒有,也就是說他們不知道,而不算太活潑的那個女生卻知道了我們班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只能說那個人跟她關系很好或者離得近,經典美文,可是那個女生也沒有玩的特別好的男生,她一般都會和男生保持距離,這么說,那個男生應該離她很近。于是,我第一個想到了她的同桌---夏錦年,而且夏錦年的成績也很好。可是我又不能確定,就說:“你同桌……”

      那時候已經到了音樂教室,她又正好坐在我旁邊,聽到我這么說,她立馬興奮,說:“什么?我同桌,嗯,怎么了?你說撒。”我又不好意思問直接問她,就沉默了。

      坐下以后,我不禁朝夏錦年那看了一眼,他坐在我后面那一排的最左邊,我坐在我那一排的最右邊,隔了很多人,但是他卻感覺到了我的目光,邊朝我笑邊和旁邊的人打鬧。

      我慢慢收回我的目光,羅素在我后面開口了:“喂,你在看誰啊?”

      我瞥了他一眼:“我哪有看誰?不要瞎說好不好。”然后就轉過來了。

      旁邊的女生看我沒回答,又說:“你剛剛不是說我同桌嗎?我告訴你,就是他。其實我不想牽紅線知道吧,可是你卻猜出來了。”

      我看著她笑嘻嘻的臉,下意識脫口而出:“他不是喜歡蘇淺嗎?”

      那個女生似乎很驚訝,說:“什么啊,他喜歡的人是你。他說的時候還是笑著說的,我跟他說不要開玩笑,他就收起笑容,說他沒開玩笑,我才認真起來,問他是不是真的,他說是真的。我就問他為什么不表白,他說他害羞哈哈哈。”她邊說邊笑,我看著她,也扯出了一個笑容,但是忍不住又看了看夏錦年。他好像意識到了什么,安靜的看著我。

      很快,不出3節課的時間,就有很多人知道了這個消息,而夏錦年似乎因為我知道了而對我越來越好。

      那天下午政治課前,他去政治辦公室找老師,路過我的桌前,俯下身問我:“誰告訴你我喜歡蘇淺的?”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怔了幾秒,然后說:“她啊。”夏錦年說了句好吧就走了,留下我呆在原地,我好像說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哎呀早知道就說我自己看出來的嘛。

      我正陷入無限懊惱中,羅素湊過來:“陶亦憂給你的。”然后給了我一張紙,對呀,我怎么把他忘了。我接過紙,原來是問我要電話,那時候媽媽不給我手機,我只好把我媽的電話號碼寫給了他。

      我把紙重新給羅素的時候,他意味深長的說:“他們倆你選誰?”我白了他一眼,沒說話。

      第二天中午吃飯,排隊打飯的時候那一群男生笑著對我說:“你把電話給陶亦憂干嘛?不怕他半夜打騷擾電話啊。”

      我一呆,不是吧,那么快他們都知道了?但是我還是很快鎮定的說:“那是我媽的電話……”

      他們哈哈大笑:“那樣好了,如果他打騷擾電話你媽就會直接拉黑。”

      “還不一定敢不敢打呢。”聽著他們熱火朝天的議論,我轉身,沒有再說話。

      六 糾結的感覺

      午睡結束,我一個人跑到了2樓的走廊那。那里一直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可以看見操場和籃球場,欄桿是透明玻璃的,風一吹的感覺棒極了。我站在那,心里很亂。遠處有幾只白色的鳥撲棱著翅膀,飛向了遠方,夏錦年的笑容又映入了腦海,很清甜,就像薄荷糖一樣。

      “洛洛你怎么跑這來了,數學老師找你。”蘇淺上氣不接下氣,似乎找了我很久。

      “數學老師找我?”我略帶緊張的問。

      “是啊,剛剛課代表來教室喊人,發現你不在,我就到處找你了,哦對了,還要帶上紅筆。”我邊聽邊爬上樓,拿了紅筆就往數學老師辦公室跑。數學老師的辦公室就在我們那一個走廊的另一個樓梯口,22班的旁邊。我跑到那,緩了緩氣,推開門進去了。辦公室里的空調吹的很爽,我的心還是很緊張。

      “林洛是吧?據我了解,你還是軍訓時候的班長呢,這次作業怎么錯那么多?你看看夏錦年,你們都是同學,有什么不會的也可以問問,知道了吧。”數學老師邊說邊讓我訂正。

      好不容易訂正完了,她又說:“看,全是粗心吧,把作業帶過去讓組長發了。”

      我捧著一大堆作業回到了班級,放在講臺上,看了看下面一大群打鬧的人,喊了一聲:“數學組長上來發作業……”剛說完,那一群男生就跑上來把作業一掃而空。我承認我驚呆了。

      回到座位,蘇淺忙不迭問:“寶,怎么了?”

      我笑了笑:“沒事,就是錯的有點多。”

      “那就好。”蘇淺似乎松了一口氣。

      “怎么看你比我還緊張?”我笑著打趣。

      “哪有啊?我還以為是因為……”“行了吧你!”

      晚上寫作業,媽媽在看剛剛出生的妹妹睡覺,理發店停業1個月,很安靜。突然就聽見了媽媽的聲音:“喂?……嗯好……洛洛!你同學電話!”我心里一緊,陶亦憂?跑出去接了電話才知道是夏錦年。

      他聽到我的聲音,說:“嚇死我了!”然后,他那邊就沸騰了。那群男生的尖叫聲足以沖破屋頂。

      “你那邊好吵……”我忍不住說了。

      “啊,是啊,他們一群人腦子有問題。”夏錦年笑著說。我也忍不住笑了。可是我隱隱約約聽他們宿舍里那個大嗓門吳遇在說要告訴陶亦憂,然后便是更多的尖叫。我無奈的搖搖頭,突然想起了今天語文要概括《男生賈里》16,17章,我沒帶回來,雖然全看完了,每一章講的是什么我都知道,但是實在不知道順序。16章是我們的課文《偉人細胞》,但是17章是什么我還真不知道。

      于是我趁機問:“《男生賈里》第17章是什么?”

      他聽完。沖他宿舍喊了一聲:“《男生賈里》第17章是什么?”

      他們那終于安靜了,吳遇的聲音傳來:“《男生賈里》第17章是野炊!”其實他那么大的嗓門我是聽見了,可是夏錦年還是轉告了一下,并問我怎么了,我如實相告,他又讓我早點睡,然后就掛了電話。

      第二天一早,我剛剛起來,走到洗手間準備洗漱,媽媽突然說:“對了,昨天晚上有另一個同學打電話來,打了9個,我沒聽見,你也知道,妹妹還小,我手機都是調的靜音,今天去跟他解釋一下。”我呆住了,什么?!肯定是陶亦憂,完了完了,我這不是默認選擇夏錦年了嗎,怎么辦?全班肯定都知道了。

      我急匆匆的吃完飯就往學校趕,剛到班,我就發現別人的眼神非常不懷好意,我低下頭,回到座位,夏錦年跑過來,笑著說:“我今天5:40的時候聽陶亦憂說,他昨天給你打了9個電話你都沒接,你真厲害!”我心里翻滾了無數只草泥馬,厲害個鬼啊?

      我訕訕的笑了笑,說:“我媽吧手機調靜音了。”他還是笑著,似乎有點得意。

      這時蘇淺轉過來:“那夏錦年打的真是時候,運氣好啊!”

      “一般一般啦。”夏錦年笑著和她開起了玩笑。我低著頭整理書包,沒有搭話。

      結果早讀課剛剛下課,陶亦憂的唯一的室友傳出昨天陶亦憂差點跳樓的消息,我嚇了一跳,下午的體育課上蘇淺才告訴我原來沒有,他只是把手里的飲料扔出窗外然后很生氣而已。他室友只是為了渲染氣氛才這么說的。

      聽完蘇淺的解釋,我忍不住說:“也是,經典美文,他不生氣才怪。他們兩個我誰都不想得罪,我選擇誰對另外一個人都有很大的傷害,怎么辦啊?”蘇淺摸摸我的頭,剛想說什么,突然聽見有人在喊我名字。

      我正站在主席臺上,往下看可以看到整個操場,很快我就看到了夏錦年正看著我,我有點奇怪的看著他,他大喊了一聲:“林洛!我愛你!你知不知道!”我呆住了,整個操場安靜了幾秒,頓時就開始起哄,我震驚的看著他,他微微一笑,向后退著。

      隨即,我們班一群人都開始喊:“在一起!在一起!快答應他!”

      于是別的班的人也開始喊:“答應他!答應他!”

      我慌亂的看了看全操場的人,低下了頭,隱隱約約聽見下面有男生在說:“夏錦年你真厲害,可以讓林洛害羞。”

      我不敢抬頭,卻笑了。這時,蘇淺拉我坐下,說:“人家都表白到了這份上,想好沒有啊?”我還是低著頭,沒說話。

      蘇淺突然說:“那天,我跟他說人家可是喜歡陶亦憂啊,你怎么辦,他說……”

      我抬頭,看著她:“誰說我喜歡陶亦憂了。”

      蘇淺皺了皺眉,然后笑了一下:“誰看不出來啊?”

      我咬著唇,說:“你繼續,他說了什么?”蘇淺轉過頭,看著操場上一個個年輕的面龐,那群起哄的人都回了教室,只留下我們班的一些人在打鬧。

      “他說,我會等她的。”蘇淺開口了。我心里好像突然被什么刺了一下,然后一股暖流劃過,我好像真的被他感動了……我的目光從蘇淺臉上看向操場,看向夏錦年,眼里多了幾分溫柔。

      “蘇淺,我們回教室吧。”我收回目光看著她,她笑著拉著我的手,從主席臺上下來了。

      一周以后的勞技課上,通過前幾節課的教學,老師讓我們開始繡十字繡。由于我五年級就跟著媽媽學會了,所以從第一節課就開始繡了,雖然老師教過,卻仍有不少人不會。而我,就成了他們尋求幫助的最佳人選。

      “誒,洛洛,你怎么會繡的?”羅素被一大堆線弄的一頭霧水,看著我繡的這么順,忍不住問。

      “我聰明唄。”我笑著打趣。

      “不會吧?老師講的不是很詳細,你居然這么熟練,快快如實招來是不是開小灶了?”羅素一臉不服氣。

      “還開小灶,會不會用詞?我服了你了,好吧,其實我媽早就教過我。”

      我話音剛落,蘇淺從前面轉過來:“洛洛真的假的?”

      我一驚,點了點頭。羅素似乎感覺到了什么,說:“不行不行,蘇淺你等會,我先問的,洛洛你得先幫我理好線。”

      蘇淺看著我:“洛洛?”

      我一臉為難,說:“要不然讓我先幫羅素吧,他很快的!”

      蘇淺頗有點不樂意,卻還是讓步了。羅素一臉得意,我拍了一下他的頭,接過線,說:“你得意什么?我可是放棄了我親愛的淺淺來幫你,哎呀你看看你,這線被你弄成什么樣了?笨死啦!”

      羅素卻也樂意被我罵,滿臉堆笑。

      很快蘇淺就轉過來:“好沒?”

      我把線穿好,遞給羅素,然后蘇淺笑嘻嘻的把她的十字繡遞過來:“你幫我繡一點,我看著。”

      我接過:“蘇淺你也是的,剛剛開始繡就買那么復雜的,光圖好看了。”

      蘇淺依然笑嘻嘻:“大不了我以后繡嘛!”

      好不容易解決了她的問題,旁邊的男生滿臉奸笑的過來:“洛洛我知道你最好了~”

      我瞪了他一眼,他嘿嘿笑著:“美女?洛洛大美女,就幫幫我嘛!”

      蘇淺轉過來:“說的也太惡心了吧?我要是洛洛,就不答應。”

      那個男生看著她,依然笑著:“但是你不是她,對吧洛洛?”

      我無奈的看著他們,說:“有事嗎?”

      他立馬把十字繡遞過來了。后來我后面的男生使勁搖我椅子靠背,因為是塑料的,所以我能感受到:“你要干嘛?”他一臉無辜,我立馬就懂了。這么一折騰,我的周圍圍滿了人,其樂融融。那些男生都是愛開玩笑的,故意請教的笑意滿滿。

      蘇淺看著他們:“喂,你們能不能不要都離洛洛這么近,那兒有人可不樂意啊。”我們不約而同地看向夏錦年,他也看著我們,滿臉醋意。

      那群男生哈哈大笑,說:“好玩我就是要他吃醋。”

      “你行了吧,她現在是有主的人了哈哈哈。”

      “你不懂,這樣才好玩。”

      我一臉黑線:“你們到底要不要學了?不要學哪涼快哪呆著去。”

      他們頓時安靜了,羅素說:“哎呀洛洛發火了,你們……”

      “誒好好好,不說別的了。”卻還是一臉的戲謔。

      很快,第一次月考成績下來了,夏錦年一鳴驚人拿下第一名,我雖然身為語文課代表語文以94分考了第一,但是數學卻沒上90。成績也是不錯的。

      考試成績剛剛下來,蘇淺就跑過來:“夏錦年考了第一呢,陶亦憂都沒有我考的好誒,你考慮好了沒啊?夏錦年是真心對你好啊。”她拍拍我的頭。

      這時,生物課代表在門口喊:“下節課帶好生物書和筆去生物實驗室!”蘇淺又看了看我,轉身開始找東西。生物實驗室里,夏錦年坐我斜前方,第二排,我坐在第三排。本來實驗都是兩個人合作,或者是每一排的四個人合作。可是從第一天去生物實驗室的時候,夏錦年就轉過來和我們一組了。以至于我們的實驗完成的又快又好。

      這次也不例外,夏錦年照樣轉過來和我們一組,我旁邊的女生打趣:“夏錦年,轉過來看美女呢?”

      夏錦年笑著說:“是啊,我看洛洛美女呢。”我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么,這也太明顯了吧……

      “那你悠著點,陶亦憂可看著呢。”我們同時看向陶亦憂,這時候的他,明顯有些不太正常了,似有自暴自棄之感。我低頭,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卻還是沒有表現出來,繼續做實驗。

      “我要是你,肯定選夏錦年啊,現在陶亦憂就是慫,你看夏錦年,敢愛敢恨敢追求,雖然長得不咋地,但是他是真心對你啊!”

      “就是啊,難得看平時大大咧咧的他說出我會等她的這樣動情的話誒。”

      “對吖對吖,我都被感動了!”

      “洛洛,你看現在眼前擺著這么好一個人還不趕緊拿下,難道還要錯過了才懂得珍惜?”

      體育課原地休息時,一群女生圍著我說夏錦年這樣那樣好,那時候,我怎么也不會知道,夏錦年喜歡沾花惹草,而我當時是一個比較愛吃醋的姑娘,終究有不合適的地方。“洛洛啊,你看你語文好,他數學好,你們倆完完全全可以互補嘛。”

      這到是,我抬起頭說:“好吧好吧,我再考慮考慮。”離我近的女生摸摸我的頭,笑著。

      標簽:我們都是好孩子
      廣告位

      推薦閱讀

      廣告位
      廣告位
      口袋彩店官网口袋彩店官网平台口袋彩店官网主页口袋彩店官网网站口袋彩店官网官网口袋彩店官网娱乐口袋彩店官网开户口袋彩店官网注册口袋彩店官网是真的吗口袋彩店官网登入口袋彩店官网快三口袋彩店官网时时彩口袋彩店官网手机app下载口袋彩店官网开奖 眉山 | 浙江杭州 | 丽水 | 雄安新区 | 乌海 | 泰安 | 兴化 | 台州 | 宁德 | 乐平 | 曹县 | 吉林 | 象山 | 晋城 | 金华 | 朝阳 | 三明 | 福建福州 | 陇南 | 龙岩 | 桓台 | 日土 | 邹城 | 如皋 | 玉林 | 荆州 | 佛山 | 大同 | 五家渠 | 河源 | 和田 | 灌云 | 新沂 | 武安 | 白沙 | 福建福州 | 广汉 | 克拉玛依 | 西藏拉萨 | 清远 | 鸡西 | 林芝 | 焦作 | 漯河 | 常州 | 四川成都 | 娄底 | 黄南 | 珠海 | 宁国 | 义乌 | 濮阳 | 鹤岗 | 丹阳 | 燕郊 | 东方 | 简阳 | 宜宾 | 乐山 | 三门峡 | 泰兴 | 雄安新区 | 亳州 | 巴中 | 东方 | 安岳 | 台州 | 巢湖 | 泰州 | 陵水 | 乌海 | 兴安盟 | 海宁 | 库尔勒 | 七台河 | 枣庄 | 石嘴山 | 和田 | 神木 | 白银 | 邹平 | 阿拉尔 | 台南 | 鄂尔多斯 | 潮州 | 曹县 | 吉林 | 宁波 | 牡丹江 | 抚州 | 白城 | 七台河 | 莒县 | 松原 | 海南 | 公主岭 | 桐城 | 驻马店 | 陇南 | 四平 | 莱州 | 洛阳 | 柳州 | 儋州 | 信阳 | 仁寿 | 滕州 | 东方 | 青州 | 渭南 | 海西 | 陵水 | 丹东 | 厦门 | 瑞安 | 广西南宁 | 阳江 | 信阳 | 五指山 | 吕梁 | 攀枝花 | 安顺 | 简阳 | 鸡西 | 正定 | 和县 | 宜春 | 黔南 | 鹤壁 | 通化 | 赣州 | 曲靖 | 广西南宁 | 玉树 | 雅安 | 株洲 | 鞍山 | 忻州 | 临夏 | 德宏 | 菏泽 | 邹城 | 海拉尔 | 巢湖 | 伊犁 | 保定 | 简阳 | 安康 | 延安 | 岳阳 | 大连 | 防城港 | 恩施 | 伊春 | 台中 | 嘉善 | 中山 | 海东 | 湖南长沙 | 宜春 | 金华 | 德宏 | 盐城 | 杞县 | 山西太原 | 黔南 | 青州 | 攀枝花 | 濮阳 | 榆林 | 亳州 | 潜江 | 喀什 | 淮安 | 巴中 | 葫芦岛 | 曹县 | 神农架 | 德清 | 宜昌 | 昌吉 | 新沂 | 白山 | 枣庄 | 莒县 | 安岳 | 余姚 | 保定 | 滕州 | 阳泉 | 荆门 | 白城 | 大兴安岭 | 秦皇岛 | 文昌 | 鞍山 | 招远 | 崇左 | 诸暨 | 江西南昌 | 台中 | 鄢陵 | 湖北武汉 | 辽阳 | 凉山 | 镇江 | 岳阳 |